返回

曹操的主厨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39章 略施小计补裂痕
    随着哺食的时间靠近,郭嘉也回来帮忙,王庸给了柳黎一个小时,回去收拾行囊。当然,也给他带了一张锅盔回去。
    “中午,吃这个?”郭嘉好奇的看向锅盔,那么大那么厚的面饼还是第一次见到。或者说在店主‘发明’面食以前,还从来没见过那么一大食物。
    好在这不是陕西或者甘肃那种超厚超大的那种,否则估计王庸都要怀疑,郭嘉能不能拿得起来。就算是现在,她拿着似乎也有那么点费劲。
    “还需要继续锻炼啊!”王庸摇了摇头,学习烹饪,力气不足怎么办?华夏菜系基本上很多都和腕力有关,尤其是颠锅,不仅要有力气,还要有足够的耐力。
    否则火力分布不均匀,刀工和调味再好,这辈子估计也就是个中级厨师。
    “抱歉”郭嘉并没有因为出仕而变得自信,‘羞涩’这个性格,似乎烙印在她的基因之中,哪怕王庸其实是在调侃,她也会以为这是在嫌弃,继而本能的进行道歉。
    “稍微学得自信一些,你并没有做错什么!”王庸见状,出言安慰道。条件允许的话,应该会摸摸她的脑袋,不过这刚刚在做菜,双手都是油污的,自然不好弄脏别人的头发。
    厨师嘛,其实就这样,一身的油烟味,很多女性不想当厨师,也有这个原因。
    “是”郭嘉腼腆地低下头,弱弱的回了一句,语调中还带着些微的喜悦。
    四十分钟前后,柳黎便回来,带上了自己的一些私物。看得出来她是赶着回来的,回道店里的时候,还是气喘吁吁的。只看他半蹲着,檀口微张,脸颊微微红润,香汗淋漓的样子,很难想象他是个男性。
    “哇柳黎,你真的是男孩子吗?”郭嘉见状也不由得惊叹道,“比许多女孩子还要可爱的样子!”
    “我是男孩子哟!”柳黎肯定的回答道,“父亲一直对我寄予厚望,希望我能以男子汉的身份,做出超越女子的成绩来!”
    我其实你父亲说的实绩,而不是连外表也要超过王庸在心里吐槽道。
    “无忧,中午有什么好吃的?”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,几个熟悉的身影走进店里,看来衙门到底是下衙似乎还早了一些时间。
    “怎么下衙那么快?”王庸好奇的问道。
    “孟德说了,以后下衙时间提前,给我们一个小时的吃午餐。”曹仁笑道。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从今天开始,我们正式改成三餐制!当然,孟德也让我告诉无忧一声,衙门依然只负责提供两餐!”程昱缓缓走了进来。.p>    “所以说,我以后要准备快点,否则你们就没午餐吃了!”王庸点头表示明白。
    “那么,今天有什么好吃的?”荀彧的脑袋露出了来。
    “今天吃锅盔,每人三块,一碗例汤,还有一小碟的榨菜!”王庸回答道。
    “榨菜?”很多人似乎第一次听说这个词,有些小好奇。
    “就是大头菜,我之前买了一些,腌了起来。”王庸回道。
    “问题是这个”荀彧直接拍了桌子,“这个和上午的馒头没什么区别啊!硬要说比馒头还要糟糕,硬邦邦的!”
    显然,已经吃了三天馒头的某人,对馒头的怨念集中发泄在了锅盔上面。
    “这个你可以蘸酱吃,也可以割开一个口子,然后把榨菜夹在中间吃!相信我,体验感是截然不同的!”王庸缓缓说道。
    荀彧没有说话在,只是默默的试做。当他吃到锅盔夹榨菜之后,觉得口感还凑合,只是心中的满足感依然无处发泄,继续抱怨起来:“面皮太硬了!”
    “所以你可以考虑把锅盔撕成一小块一小块的,泡在例汤里面,直至泡软了再吃。这汤是我清早就熬的牛骨汤,加入了胡萝卜和荸荠,很甜!”王庸自然也有对策。
    “妍,不要这样无理取闹了,店主给出的方法,的确可以让锅盔好吃许多。”最后才到的曹操都有点看不过去,直接提醒了句。
    “只是总觉得心里还没办法满足”荀彧闻言,只能坐了下来,一边尝试着泡汤来吃,一边委屈地说道。
    “以目前厨房的资源来说,我也只能给出这样的饭食,不过!”王庸看向荀彧,“如果愿意加点二十文钱的话,我可以提供一碗油茶,或者加十文换一碗疙瘩汤,你们可以将锅盔泡着油茶,或者疙瘩汤来吃!”
    所谓泡油茶,无非就是油茶泡馍,陕西常见的传统小吃。油茶是直接用花生渣和芝麻,还有面粉煮出来的,至于花生油渣,是大概半小时前,文铭带过来的,早些时候王庸就已经要求他帮忙买些来。同时带过来的,还有已经到货的四只母鸡,已经养在鸡圈里面。
    “无忧,你这是在等着我啊?”荀彧饶有深意地看向王庸。
    “并非是这样哦!”郭嘉端着油茶走了出来,“饭堂的伙食费用,每天是有定额的!两块锅盔,例汤和榨菜刚好达到这个额度,再多的话,可是没办法走账的!”
    似乎在和荀彧说话的时候,郭嘉不会出现结巴的情况,果然是敞开心扉的对象。
    顿了顿,微笑着说道:“不过这一碗,算我请你的!”
    “缘缘,果然还是你最好了!之前对不起,我们还算好朋友,对吧?”荀彧顿时感动的抓住郭嘉的双手,泪眼朦胧的说道。
    “当然,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哦!”郭嘉也顺势回了句,之前的裂痕,顿时修复完毕。
    “原来如此店主还真是坏心眼。”程昱看着三人的‘表演’,颇有深意地笑道,“那没办法,店主,也给我来一碗油茶吧!”
    不仅仅是程昱,有条件也要了一碗油茶,远远就闻到了花生和芝麻的喷香,本能的想要尝一尝。事实也没有让他们失望,把锅盔在油茶里面泡软之后,用勺子舀起来吃,味道的确很不错,也很容易入口。
    真正郁闷的是典韦,她本来没什么钱,吃的又是五人份,工作才几天,若没有土豪请客,自然没办法吃到好吃的。不过好在她更在乎的,是能不能填饱肚子,而不是好不好吃。
    “这碗算我请客!”王庸端着一碗油茶,放到典韦的身边,“纯友情赞助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