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曹操的主厨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25章 身边多了个跟班
    “就那么简单?”郭嘉估计也没有想到,王庸废了那么多心机,居然就为了这个理由。问题就在于,聪明如她,自然清楚意识到,对方没有欺骗自己,所以反而很难理解。
    “爱信不信!”王庸没打算解释什么,对郭嘉,他主要想到的是汉末三国的那个浪子鬼才,最多只能算好奇。至于她本身,只能算第一天遇到的女子,好感自然称不上!随即起身,打算离开。
    “那个”郭嘉见状,却是有些慌张地起来,“谢谢店主!”
    “先把身体养好再说吧!”王庸回了句,顿了顿,继续说道,“至于要不要继续当厨师,甚至是否继续留在这里,你也长那么大,主见自然是有的,真做了决定,谁拦得住你?”
    说完,头也不回地直接离开。
    路过等待着外面的众人身边,来到荀彧的面前,缓缓说道:“虽然我也觉得,她不可能会真的走。不过你的行为,的确对她造成太大的伤害。我认为,至少我个人认为,你们既然是好朋友,有些事情,为什么不能坦然告知?”
    “人与人之间的沟通,若什么都能理性地处理就好了!”荀彧朝着王庸笑了笑,这个男人到底是活在怎么样的世界里?人的情感,真的那么简单,那就好了!
    “没办法,谁让我情商低呢?”王庸无奈的摇了摇头,直接告辞离开。.p>    “啪啪让她们两个冷静一下吧!”曹操不知何时出现在众人背后,拍了拍手,示意事情到这里告一段落。那个叫做郭嘉的女子,她知道,跟着荀彧一起过来的,本来还以为是随从。后来才知道是一名初级厨师,不过在烹饪方面,似乎天分并不高。
    或者说,她的天分,完表现在其他地方,没办法再容许她在别的领域大放光彩。
    “文若,我也许会因此失去一个优秀的人才!”曹操觉得,这句话她必须要对荀彧说。虽然没有打算,不过她还是怀疑,荀彧是嫉妒郭嘉的能力,才故意要挤走她。
    “抱歉,孟德,这完是我的私心作祟的结果。”荀彧郑重地向曹操道歉。
    “该头痛的是你!”曹操叹了口气,只看如今荀彧那有点颓然,甚至有些迷茫的神态,还有什么好说的,“明天之后,你的工作可要增加了!”
    “就交给我吧!”荀彧朝着曹操笑了笑,既然做出了这种事情,她就不会后悔。自然的,因此造成的所有后果,自然也一力承担。
    “下衙了,工作留着明天再处理吧!”曹操摇了摇头,转身离开。灾情已经开始抬头,兖州每天都有一大堆事务需要处理,结果还闹出这样的问题来。.p>    回到店里的王庸,郁闷的吃着晚饭,文铭见他回来,便告辞离开了。收拾着碗筷的王庸,只觉得身心都是那么的疲惫,今天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。
    月亮缓缓升起,荀彧和郭嘉分别在两个地方,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。只是她们心中所想,却并不相同。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王庸在寅时过半已经起来,开始准备。今天开始,有间饭馆将作为衙门的饭堂,辰时休息的时候,以及中午下衙的时候,会有二十多个官吏过来吃饭。
    理论上他只需要提供两餐,晚饭并不提供,由官吏自行解决。说到底下午下衙之后,官吏也会陆续回家,本来也没什么必要在饭堂里面就餐。
    “准备营养早餐好了!”王庸估算着时间,如今不过清晨四点,几个小时的时间,完可以把馒头给制作出来,期间甚至可以顺便磨一些无糖豆浆。
    “花卷或许可以考虑一下,煮鸡蛋另外收费好了!”王庸仔细考虑了一番,公私物资还是要分开好一些,免得弄出糊涂账来。至于账本的事情,或许要去找万事屋帮忙。
    忙活了一个时辰,眼看就要到辰时,馒头和花卷已经出屉。花卷的工艺并不复杂,关键是口感和馒头不同,其他口味的做不出来,现有的材料,只能弄出葱油味的。
    说到底他还是穷,否则的话怎么都要炸一些油条出来,没点油水怎么干活?!
    “扣扣”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,按说他还没有开门,食客不会主动上门才对。而且距离辰时过半,还有一个小时,想来也不是衙门里的人。
    “谁啊?”王庸不由得喊了一声,手头上的工作还有点放不开。
    “店主是我”门外传来有点慌张的声音,是郭嘉的声音。
    “过来道别吗?”王庸开了门,看向门外的她,此刻的她似乎已经打包好了衣物,一副要离开的姿态,不由得问了句。
    “不不是那样的”郭嘉有点娇羞的回道,“对了,这是您要的账本,我已经制作好了,请店主过目!”
    “你似乎还没有实际清点过,怎么”王庸打开看了看,顿时了然。里面记录的,都是公家的物资,她本来就负责清点,只要记忆力不出问题,自然可以默写出来。
    “至于店主私有的部分”郭嘉随即说道,“还需要进去清点一下才行”
    “你不是要离开吗?这样做会不会耽误你的时间?”王庸有点疑惑。
    “不不耽误的”郭嘉笑了笑,“店主,您不是要雇佣一个账房吗?你看看我怎么样?只是如今我没有落脚的地方,只怕怕还需要店主提供食宿才行!我会很勤奋的,不仅是账房的工作,其他杂务和帮厨的事情,我也会做的!”
    说完这番话,她整张脸,已经如同熟透了的红苹果。对于一个本来就害羞的女子来说,主动说要男子提供食宿什么的,的确有点难为情,关键是双方的关系,也不是那么熟悉。
    “怎么会有这种想法?”王庸觉得,郭嘉需要给他一个交代,或是一个收留她的理由。
    郭嘉闻言,迟疑了一下,随即深吸一口气,郑重地说道:“我想向店主学习更多烹饪的技艺!然后,堂堂正正地,用烹饪出来的美食,让妍妍欲罢不能,让她以后都说不出,让我离开这样的话来!”
    “你们的孽缘还真是有够深厚的!”王庸苦笑,一晚的冷静,看来已经有结果了,“如果你不嫌,我这里地方小的话,那随便!房间部分,客房还有两间,不过需要打扫一下!”
    “谢谢店主!”郭嘉闻言,顿时高兴地道了声谢,“我不会让你失望的!”
    “只是有点暴殄天物啊”王庸在心中吐槽了句,“既然如此,先帮我准备朝食吧!”
    “遵命!”郭嘉点头,随即挽起袖子,开始帮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