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曹操的主厨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6章 配方转让再考试
    “扣除雨水还算充沛的江南和益州,以及河北少数郡外,大汉各地去年都闹旱灾,今年旱灾没有持续,不过蝗灾的迹象却开始出现。关中一石粮食十万钱,缺粮程度以及达到一个高峰。”文铭郑重地说道,“这种情况下,需要一个既廉价,又能让百姓吃饱的配方。”
    “我更好奇的是,你们到底是怎么知道,我有这样的配方?”王庸直接反问,他和曹操的交易,不过在两个小时之前的事,结果对方直接找上门来,这由不得他不小心。
    “店主”文铭闻言,微微一笑,“我们这种做渠道商的,若是情报不灵通,那还怎么做生意?我们无意去争权夺势,只想要安安稳稳做生意,有些东西大家懂就好,何必太认真去纠结?”
    果然,万事屋能够把生意做到这个程度,而且还不被人觊觎,其中门道已不需赘言。别的不说,文铭能够在宵禁期间,过来找他谈生意,已经说明很多道理。
    “那个配方,我已经让给曹刺史,哪怕还没去行会办理转让手续,不过口头答应,也应该言而有信。交出配方后,按规矩我不能再转让给别人,我只是保留了那个配方的使用权而已。若万事屋有兴趣,到时候可以直接向曹刺史购买使用权!”王庸摇了摇头,发面馒头的配方,已经没办法再转给别人。
    “但据我们了解,店主保留了这个配方延伸出去的其他配方和工艺。”文铭拿捏着说道,不过和他那外表很不配,就如同一个小屁孩在装大人一样。
    “不会是曹操告诉你们的吧?”王庸顿时无语,万事屋居然知道得那么详细。
    曹操,当然不是她说出去的,这样的配方她宝贝还来不及。只是王庸追着曹操出去,在大街上谈论这件事情,是不是太不把路人当一回事了?他们谈判的现场附近,就有万事屋的人在那边,从头到尾都把这件事情听了进去。
    前段时间有个白痴,直接在厨师行会申请了二十多项配方和技艺的认证,自然引起万事屋的关注!后续的跟踪调查中,得知其中一种名为馒头的配方,据说就水吃了两个就能很饱,这样的配方对于如今的大汉有什么意义,万事屋清楚。
    实际上,万事屋最初也了解过这配方,只是工艺繁杂,且耗时颇多,再加上食用效果不明,被他们的情报人员给忽略了。
    “你猜?”文铭当然不会告诉王庸真相,于是打了一个马虎眼。不过有时候,正是因为这样,才让人浮想联翩。
    “好吧,你们万事屋果然是手眼通神!”王庸此刻也不免有些惊叹。
    “店主!”文铭看向王庸,“我们是真心与您进行协商,且不说我们会拿出足够的利益来换取配方,只说您需要的花生油渣的购买渠道,我们也会为您开启!不仅是花生,其他的材料,只要您委托我们万事屋去找,我们都会努力去寻找!”
    “我还有一个条件!”王庸的确是动了恻隐之心,毕竟考虑到那么多人都在饥荒之中,不去管的话的确说不过去,“这个配方就算我出售出去,我依然由使用权!”
    “我们甚至可以允许,曹操势力也可以免费试用这个配方!”文铭这个小鬼却是很机灵,当即已经明白王庸的打算。
    “那好,明天我们就去行会签约转让,正好我也要和曹操过去!”王庸终于点头。“要不,顺便把测试也一起做了!”
    “如此,文某明日再来叨扰!”文铭起身,朝着王庸行礼,“客人订购的母鸡,文某也可以为您免费办理加急业务!”
    “有劳了!”王庸却不会感谢他,原本垄断的生意分薄出去,自己才是亏大的那边。
    次日,曹操自然是最先找上门来,馒头的制作工艺,由不得她不重视。随即却是文铭过来,能够让饥民度过饥荒的配方,不管什么时代都很重要。朝代可以更替,但这个配方却可以长存,只要出现饥荒,那么万事屋就可以赚钱!
    “你们还真是能耐,居然能够骗到一个配方”曹操饶有兴致的看向文铭。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把握时机一直是万事屋的基本方针,让您见笑了!”文铭却是非常客气,不管万事屋做得有多大,到底只是没有权势的商会。虽然不用害怕当权者,但必须要的恭顺才是生存之道。.p>    “可以不出售给吕布吗?”曹操尝试着谈判,吕布若是度过了饥荒,要彻底夺回兖州就变得困难。这个人太厉害,夏侯惇和曹仁,甚至加上乐进三人一起上阵,都打不赢。
    不过如今加上典韦,或许有机会吧?不过对于敌人,能削弱自然削弱最好!
    “吕布曾经想要强迫我们万事屋低价出售一批军粮给他,甚至打算把我们变成他的盈利机构,哪怕最后是打消了这个想法,她和我们万事屋已经算是对立!”文铭答复道。
    “这也啊她还真是作死!”曹操闻言淡淡一笑,万事屋真是那么好下手的话,早就被吃干抹净。这个商业联合体,据说可是在周代就已经出现,然后在最近二百年成型,机构之庞大,影响之强烈,超乎任何人的想象。
    “您好,请问有什么配方需要转让的?”来到厨师行会,这是在秦代陆续成型的机构,目前曹操三人所在的业务窗口,便是配方交易业务窗口。
    除此次之外,还有厨师资格报名窗口,厨师聘请业务窗口,配方认证登记业务窗口等。
    “我有两个配方,要交易给曹刺史和万事屋!”王庸上前,拿出两份配方登记证书,递给窗口业务员。
    “请问您是否有厨师资格证?”业务员询问道。
    “我待会就去登记厨师资格测试。”王庸直接回答道,他刚才已经在业务窗口报了名。
    “那么,这次交易就是民间行为,若有其他厨师追究责任,你将得不到保护,可以吗?”业务员问了句。民间交易就是非厨师的双方针对配方的交易,里面的门道很多。
    可以是厨师的子女,穷困潦倒不得不把父辈的配方出售。又或者是因为其他原因弄到了配方,然后进行交易。有一定可能性这个交易不合法,所以需要先把丑话说出来。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王庸点头,大概在二十天前,他拿出许多配方,在窗口进行配方登记,业务窗口首先进行配方查询,确定存档的配方和技艺里面,没有对应或者类似的存在,这才进入第二阶段审查。大概五天前,这些配方才通过审查。
    若没有这一步,他还真的要担心,曹操会对他的技术强取豪夺了。而万事屋那边,也不会找上门来要求购买,以他们手眼通天的本事,要直接拿走配方来用,也是轻而易举。
    随即拿出两本配方认证证书,一本是馒头的配方,一本是炒面的配方。行会当即查询,两份配方的证书编号和内容,与存档文件的内容相符,同时核对持有人身份无误,这才办理手续。把‘配方持有人’的名字,改为‘曹操’和‘万事屋’。
    配方可直接卖给机构或者企业,相当于企业和机构的法人/董事会持有。这样一来,倒是省下逐个办理配方使用权的麻烦。
    随即,三人又办理了配方使用权转让业务,同意王庸使用馒头和炒面的配方。至于和曹操,以及万事屋约定的条件,则已经在配方交易之前,已经另外签订了合同。
    “好了,事情也办妥了!我要回去实验一下配方,也祝你能够顺利通过厨师测试。”曹操拿好新的配方证书,转身离开。
    “没想到炒面居然如此博大精深!”相对来说,万事屋的文铭,却是看着炒面的配方说明,不由得惊叹起来。
    这里的炒面,当然不是后世那种炒面条,说到底就是纯粹的干炒面粉。有条件加入食用油,再加入杏仁或者花生,甚至是芝麻,陕西那边的油茶就做好了。
    若用于干粮,可以更加简单,带麦麸干炒,加入草根甚至是锯屑,没什么营养,好歹能够填饱肚子,吃几口喝几口水,真的很扛饿。
    以前王庸看,动不动就鼓吹馒头多好多好,馒头就算不去除麦麸筛成白面,制作起来同样很浪费时间。比如说发酵需要的时间就不短,且这还是常温状态下的时间,更别说后续还要蒸煮。平时吃吃自然是没什么,若要用于行军,有那个时间等发酵,还不如直接炒面,或者干脆直接做死面馍还快一些!
    “知道这个配方的重要了吧?如果不是万事屋的渠道,对我来说同样重要,换了别人,我还不把这个配方让出去!”王庸自豪的说道。
    “话虽如此,那么重要的配方,店主怕也留不住啊!”文铭小心翼翼的把配方收好,低声说道,“只要知道这个配方的价值,那么谁也不能保证,别人会不会动歪脑筋。甚至厨师行会,说不定都会暗中下黑手。毕竟店主孤身一人,没有家族作为后盾,若是身亡,那么按照规定,配方会被厨师行会回收。
    别看他们打出‘不让配方失传’或‘造福百姓’作为借口,这些配方到头来直接就被厨师行会的厨师随便使用,不需要因此支付任何代价,这样的好事谁不想?”
    的确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厨师行会不仅是厨师之间的抱团取暖,同样是一个盈利机构,有利益纠缠其中,就很难做到清廉公正。
    馒头也好,炒面也好,太烫手,王庸留不住,这他早就知道。索性让出去,由别人来分担风险,才是最明智的选择。更别说使用权在他手中,自己依然可以用这两样东西盈利。
    “那么,文某先行告退!”文铭朝着王庸行了一礼,“祝您顺利通过测试,至于约定的转让费用,会在十天内陆续送到。”
    “好的!”王庸点了点头,目送文铭离开。
    在厨师行会待了十分钟,有业务员便喊了声:“前来参加测试的考生,请进入考场!”
    考试的当然不仅仅是王庸一个,厨师这个行业很火爆,自然也有很多人想得到厨师行会的认证,成为一个有厨师资格证的厨师。甚至一些官员,或者贩夫走卒,说不定也有厨师资格。
    只是那么热衷于烹饪和美食的世界,为什么对美食的研究,还停留在东汉年间,王庸其实从一开始就觉得很不自然。难不成,这是某种势力刻意引导的结果,还是巧合?不好不好,一不小心就直接阴谋论了!
    抛开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,王庸跟着大部队前进,一百个考生一批,依次进入考场。没有预想中,先问问考生要当红案厨师,还是当白案厨师的步骤。或许是白案还没有盛行,或者都没有分类,也就没有必要搞那么清楚。
    就在王庸想得出神的时候,主持人登台,开始宣布测试的题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