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曹操的主厨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7章 曹操的那些臣子
    且说甄城府衙,如今的确快要到下衙的时候。所有人都要面对一个问题:午餐吃什么?
    这个时代主流是两餐制,说穿了就是九点前后的朝食,还有下午四点前后的哺食。不过权力者、有条件的士绅、作战期间的士卒和收割时节的农民,都是三餐制。
    尤其当权力者是女子,自初代周女皇对生活品质非常严格开始,后续各朝女性不敢说铺张浪费,但对于衣食住行这些与生活息息相关的事物,要求也相对高一些。
    “俪,准备下衙,午餐吃什么?”一名年轻女子,看向正在处理政务的美妇人问道。
    “仁将军,似乎我们的关系还没那么好,请不要直呼我的闺名!”美妇看了看女子,随即埋首案牍之中,“请称呼我的名讳程昱,否则称呼表字仲德。”
    “俪,你这样可是会没朋友的啊”年轻女子闻言不由得抱怨道,要说履历,她还在这个美妇之上,不过要说在曹操心中的地位,就不同了。身为曹军谋主,这个美妇可是很受曹操看重。这不本来打算搞好关系,只是她永远都是这样不冷不热的。
    “姐姐,午餐打算吃什么?”却是有一名男子来到年轻女子身边,微笑着问道。
    “洪?”年轻女子回头看了一眼来者,“今天的训练完成了?我们可不能被夏侯家那两个家伙比下去啊!”
    “姐姐放心,训练按时按量完成!”男子来到女子身边,只看外表,大概都会觉得男子应该是女子的兄长,实际上刚好相反。
    女性出生率太低,是以数百年下来,女性一旦出生,其素质便远超男子,这是女子能够当政主权的根本原因;其次便是寿命提升,高达200岁;最后就是青春期一直到180岁,直至181岁开始进入中年,191年开始进入老年。
    可生育的时间,自然也从12岁开始,到180岁之间,都能生育。最近数百年记载,有女子在这百余年间,生育八十余例,其中女婴二十人,还受到皇室的嘉奖。
    反之,男性寿命大多都是在四五十岁前后,三十五岁进入中年,四十五岁进入晚年。有人活到六十岁,已经算是‘古来稀’。
    “哦,那就好话说的确不想在衙门用餐啊”年轻女子闻言,稍微安心了一些,随即却是感叹起来,“每天都是黑豆和麦饭知道孟德缺钱,也不能捡便宜的来买啊!”
    小麦由于推广和烹饪手段的关系,价格比粟米低,这点姑且不细说。只说黑豆,原本是用来喂马的,人一般是不吃,价格自然不贵。
    “有得吃已经不错,再不济还有腌肉可以佐餐!”美妇人没有抬头,不过却应了一声。
    “程氏腌肉就算了!”年轻女子闻言,只觉得背后凉飕飕的。若非缺乏粮食,又万般无奈,她只怕会第一个跳出来,阻止程氏腌肉的出现。
    “那就出去吃呗?”另外一个年轻短发女子走了进来,“曹家也不缺那么点钱吧?”
    “省下一些军粮,也能让士卒吃饱一些!”一名儒袍男子,跟在短发少女身后进来。
    “问题是现在就算我想出去吃,现在甄城的物资同样匮乏,就算是常去的天香楼,食材来来去去都是这样,吃得我都腻味了!”曹姓少女顿时抱怨起来。
    “而且蝗灾越来越严重,继续下去估计还要挨饿”美妇放下文书,叹了口气。
    “说起来,孟德呢?”曹姓少女左右看了看,那位族姐最近总是看不到人。
    “主公去找豪绅们谈话,不过看样子,怕依旧是一无所有。”美妇摇了摇头,自从吕布占据陈留郡,打下濮阳城之后,曹操缺乏粮草和物资,钱倒是不怎么缺乏,到底在徐州赚了一大笔的‘外快’。
    问题是,如今兖州大旱加蝗灾,很多物资匮乏,豪绅们囤积居奇不肯出售存粮,真的是有钱都没用。据说关中地区,一石粮食已经卖到十万钱,足足十贯啊!
    “所以我才说了!”就在此时,夏侯惇满肚子牢骚地走了进来,“干脆把这些不识抬举的豪绅,部杀掉,把他们的家产部充公便是!”
    “这样会让其他地方的士绅,对我们离心离德的!”曹姓女子当即反驳,“吕布能够入主兖州,便是因为前段时间,主公发布招贤令,还有去年杀死名士边让所致。若是随便杀人抄家,只怕如今控制下的几个郡,都要倒向吕布了!”
    “话说,我们不是讨论午餐吃什么的吗?”短发少女直接把话题拉了回来。
    “这不在烦恼着吗?”曹姓少女直接抱怨起来,“这个时候妍在就好了,她肯定清楚甄城里面,哪里有好吃的!话说回来,妍呢?”
    “早上点卯的时候似乎还看到找人问问?”短发少女直接发话。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荀彧的近侧匆匆赶来,看到几人,倒是松了口气。大家都在的话,那么也不需要到处通知,于是上前行礼,缓缓说道:“各位大人,家主荀彧托小的给各位大人带句话,言东区有间饭馆,家主招待各位过去吃顿午餐,希望能赏脸前去!”
    “有间饭馆?”曹姓女子想了想,“不就是府衙附近的那家?只是那种级别的饭馆,就妍对美食的追求,她会去那里?!”
    “别那么说啊!”夏侯渊闻言,当即跳了出来,“店主很帅,而且厨艺真的很不错的!”
    “就是那个你就喜欢,不断追求却被拒绝了一次又一次的店主?”短发少女恍然。
    “他只是有些腼腆和害羞罢了,这样反而显得他更加可爱了!”夏侯渊直接反驳。
    “我对你的取向不说什么”儒袍男子直接出面,不出面不行,又偏题了,“荀司马出面请客,我们去不去?”
    “既然是荀司马,那么这个面子不能不给啊!”美妇略作思考,最后还是站了起来。
    “正好我们也要头痛午餐的问题,这下解决了!”短发少女笑吟吟的说道。
    “有点为难啊!”夏侯惇回想起之前丢脸的样子,她本来已经决定短期内不要去那家店,不过对美食的渴望,让她又有些犹豫不决,“既然是荀司马邀请的话”
    自然不必说,就冲着荀彧请客,她们当然也会去。同时也好奇,到底是怎么样的美味,能让荀彧去惠顾这家饭馆。
    眼看大家都走光了,一个身影晃入了府衙之中,看着空空如也的大厅,顿时叹了口气:“这帮家伙,又出去吃东西了?也不带上我,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!”
    顿了顿,继续说道:“既然不是去食堂,那肯定是出去吃了,我也去凑凑热闹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