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曹操的主厨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5章 唯小人女子难养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这种微微柔软的感觉是怎么回事?”王庸只觉得自己似乎摸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似乎失去了双手的控制权。
    “呀,讨厌!”小偷却是猛地一惊,随即高呼一声,一脚就将王庸帅飞出去。随即捂着胸口,黑夜之中似乎她……对,她就是这个动作,然后直接翻阅了墙壁迅速遁走。
    “所以说来偷东西的,居然是个妹子?”王庸回忆着当时双手的触感,实际上他的双手,此刻依然残留着一缕幽香。
    仔细想想又觉得不对劲,妹子根本没理由要偷东西啊!妹子在这个世界可是非常稀少的资源,每一个都是被男人小心翼翼呵护着的,会有妹子潦倒到,需要偷东西的地步?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情?店家,开门!”门外传来敲门声,看情况应该是巡夜的士卒。如今曹操和吕布正在争夺兖州的霸权,姑且也算是战时,所以晚上都设置了宵禁。
    王庸这才反应过来,狼狈的起身,不得不说那妹子的一脚够猛,只觉得内脏就没有哪里不痛的,但愿没有破裂就好。
    磕磕碰碰的来到店门处开了门,果然是十个巡夜的士卒在外面。王庸摸了摸肚子,向他们解释道:“店里来了贼,刚刚被我赶跑!”
    “哦,可以说说具体的情况吗?甄城已经很久没有闹贼了!”这支队伍的什长询问道。
    “好的!”王庸点了点头,示意他们进来,随即把灯亮了起来,引他们到后院。指了指犯罪现场,把事情的经过交代了出来。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贼人打算偷鸡,结果你及时出来,避免了这个结果?”什长点头问道。
    “是的,看情况损失不大!至少鸡没有被偷走!”王庸点了点头,原本被那贼人提着的那只鸡,已经被兵丁抓住,送回了笼子里面。至于田地里面的作物,也没有任何损失。
    “知道贼人是这样的吗?”什长询问道。
    “太黑了,根本看不到!不过如果触感没错的话……”王庸举起双手,“应该是个贫乳的妹子,年纪在十七岁到四十岁之间!”
    “撒谎可不是好事,或许是一个胸肌比较发达的男子呢?”什长闻言一愣,随即笑道。
    “胸肌或许有待争议,不过声音却是真正的妹子,那绝对不是男人的声音!”王庸肯定的回答道,况且胸肌和胸部的差别,他还是能感觉得出。
    “只是我还是很难相信,女性会需要偷鸡!或许你当时太慌张了,冷静一点,慢慢回忆一下!”什长缓缓说道。.p>    “我也很难相信,不过从身材,胸部和味道来看,不应该是汉子。”王庸语气很坚定。
    “我会上报,到时候甄城的贼捕掾会帮忙搜索。不过我觉得就算抓到,估计也不会把她怎么样,毕竟你知道的,每一个女性都很珍惜,尤其她还没有成功偷走你的鸡!”什长见状也不勉强,只是把可能性告诉王庸。
    “我不担心,你们会把她怎么样,我只希望你们逮捕她之后,让她不要继续过来光顾我的小店。这年头,大家都在为了活过‘今天’努力!”王庸肯定的说道。
    “大家都很艰难,你的难处我懂!好了,若是没什么事情,我们告辞!”什长起身,然后转身离开。
    一个需要偷鸡的女性,这个还真是稀罕事。什长还是不太相信王庸的证词,更愿意相信他是紧张得糊涂了。然而刚离开不多时,就又被附近一个大户人家派人过来,说家里闹贼,有一个贼人偷走了他们的一石粮食。
    “该死,估计是同一个人!”什长顿时反应过来,“立刻通知贼捕掾,同时求援,我们需要封锁这片区域!”
    于是一天过去了,王庸确保没有人再过来,于是就继续睡觉。这种大半夜被惊醒,然后忙活大半个小时的感觉,非常糟糕。
    到了天亮,衙门的官吏陆续上衙,当然其中也包括曹操和她麾下的文武官员。
    作为曹操势力的大总管,荀彧依然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,忽悠忽悠着来到衙门,然后看向近侧,询问道:“昨晚甄城似乎很热闹,发生了什么事?”
    “昨晚甄城闹了贼,有个贼人潜入了有间饭馆(对,这就是王庸那家饭馆的名字)打算偷鸡,结果被店主打跑。结果贼人却翻入另外一户人家,偷走了一石粟米。在离开的路上,和巡夜的士卒遭遇,对方一个人在看着一袋米的情况下,打伤了十个士卒逃走了。”近侧文官上前说道。
    顿了顿,继续说道:“根据有间饭馆店主的说法,贼人应该是个十七到四十岁的贫乳女性。只是这个说法是否属实,尚未证实,巡夜的什长表示没有看清楚对方的样子。”
    “女性还需要出来偷东西,果然还真是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!”荀彧闻言,倒是稍微清醒了一些,“正好也到了朝食的时候,去店里问问情况,顺便吃个朝食也不错!”
    “大人,如今刚刚上衙,可不是去吃东西的时候!”近侧上前说道。
    “我可不是去吃东西哦!”荀彧一本正经地看向近侧文官,“我只是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,所以需要了解一下事情的真实情况。当然,既然是饭馆,顺带吃点东西也无伤大雅!”
    “那……大人请便!”近侧其实很清楚,涉及到吃的方面,估计拦不住这位大人。
    “店主,我又来了!”大概十分钟后,荀彧来到有间饭馆,敲了敲门,进入店里。
    “诶呀,大人又来光临?话说,现在不是上衙的时候吗?”看到少女过来,王庸还是很高兴的,只是突然想起,现在似乎是上衙的时候,莫非这个少女,并未出仕?
    “听说你这边闹贼,所以关心之下,过来看看情况,毕竟这个贼人放任不管也不是办法!对了,我准备了一些材料,来碗滑虾粥怎么样?”荀彧说完拍了拍手,自有随从把一些材料送来。
    一斤的新鲜香菇,一看就是人工培育的结果;这年头的农业也没那么糟,至少类似木耳和蘑菇的人工培育已经可以做到。芹菜一斤,胡萝卜两个,粟米一斤,这就是部。
    “这些材料的话,滑虾粥还请费心点!”荀彧指了指这些材料说道。
    “好的,稍等片刻!”王庸点了点头,正要转身下厨,却不想后院传来动静。于是匆忙赶了过去,却是发现四只鸡已经被拧断了脑袋,一人影提着两头猪翻墙而去,消失无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