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曹操的主厨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4章 午夜鸡鸣贼上门
    吃货,眼前这个少女绝对是个吃货!就冲着她如今这大快朵颐的样子,王庸也没有理由不这样认为!
    不知不觉,砂锅里面的滑虾粥已经见底,少女拿出手帕,轻轻地擦拭着樱唇,精神却是比之前好了一些。.看向王庸,缓缓说道:“马马虎虎!”
    “材料有限,再说这只是我的晚餐,没打算多么奢侈。”王庸陪笑道,先不说这个世界女性就绝对不好惹,只说她是夏侯惇的同僚,自己就要小心应付。
    “并非用龙肝凤髓烹饪,才能算是美食。优秀的材料的确能让食物变得更加美味,不过美食的本质,其实还是烹饪的手艺,以及对食材的把控。”少女用手指敲了敲桌子。
    顿了顿,继续说道:“我只是很好奇,这个虾球,到底是怎么制作出来的?和我以前吃过的虾球完不同,关键是店家到底是哪里弄到的虾子?”
    今年其实也持续了去年的干旱,河床有所下降,河里的鱼都去了上游。剩下的,已经被饥民给找来吃干净,缺粮是兖州如今的主题,少女真的好奇,这个店主哪里弄到的虾子。
    “那些都是没人要的河虾,壳厚肉少,就算是现在也没什么人吃。之前有个渔翁,用两斤这样的虾子,在我这里兑了二两粟米。.王庸没有隐瞒。
    “明白了,你把虾壳也剁碎了进去,难怪吃起来口感和以前不同。真亏吃了那么多个虾球,完没有感觉出来!”少女不由得惊叹起来。
    “这个很考验耐心和刀工,对吧?”王庸也没想到,这个少女居然是个出色的美食家。至少他肯定,少女不是一个厨师,看她的手就明白,那不是一个厨师的手!
    “……”少女就这样盯着王庸瞧了一阵子,这才缓缓起身,“你给我的感觉,和那些男人完不同,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?对了,你更像是一个女人!”
    “为什么男人本来不应该就是这样?实际上我一直觉得,这个世界的男人本身出了问题!”王庸直接反驳回去,他很清楚,少女是在称赞他,毕竟这个世界的女性的确都由着出色的能力。不过被形容像一个女人,让他很不满意。
    “为什么你会有这样的想法?”少女疑惑的看向王庸,“从三皇五帝,到现在,男女一直都是这样。为什么你会认为‘男人原本不应该是这样’?仿佛,你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一样!”
    糟糕,她太聪明了,居然只是简单听自己说了句,猜测已经无限接近现实。
    “真是一个奇怪的男人……”少女看了看王庸,“不得不说,你让我感到好奇!只希望,你不是故意哗众取宠!”
    随即转身,伸着懒腰朝着店门走去,边走便说道:“这次承蒙招待,店主的手艺很不错,让我恢复了不少精神!下次或许我会以正式客人的身份,过来吃吃东西。说起来,最近都是来料加工对吧?也就是说,下次我得自行准备材料了啊……”
    少女就这样离开了,王庸甚至不知道她叫做什么名字。一石的粟米就这样躺在店里,仿佛是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实的。
    “好吧!不管如何,至少我赚了一石米!哈,我发财了!”王庸耸了耸肩,之前还为了几两的粟米两两计较,转眼手里就多出一石米。幸福来得太突然,让人有些措手不及。
    王庸来到装米的麻袋面前,直接将其扛了起来。换了以前,好歹这也有近60公斤的重量,怕还真扛不起来。来到这个时代后,身体素质倒是提升了许多,扛起来容易不少。
    王庸也怀疑过,难不成他所谓的穿越福利,便是一次基因的改造,让他长得更帅,身体素质更好,大脑更加灵活什么的……
    也不是没有想过出仕,只是这个世界和他记忆里面的汉末是完不同的情况。由于太多东西改变的关系,他也不敢肯定自己‘知道’的历史,是否还管用。
    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个月,一个月里从最初的兴奋到最后的冷静,最终给自己一个定位,那就是一个厨子。他发现这个世界的厨子地位还不低,这源自女性对美食的爱好。
    能泡妞又能享受美食,没什么危险的职业,那么有前途的职业不做,还费尽心思去出仕干什么?要知道这年头,男性的社会地位很低,就算出仕也会被女性轻视,升迁也非常不容易,没事何必折腾自己?!
    把店里清扫一番,今天算是彻底打烊,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的工作到此结束!
    回到后院,这里已经被他改造成一片菜园,培养着他带到这个时代来的作物。而且店里的水也用完,他必须要去坊间水井打水。天气干旱就是这点不好,换了寻常的年月,会有专门的自来水管道,可以直接给店里供水,他只需要每个月向水站缴纳一定费用就好。
    是的,这个时代t居然是有自来水的!虽然是人力泵水,成本略大,不想出门就弄到水,而且家里不缺钱的人家,大多都会开通自来水,再说成本也高不到哪里去……毕竟没有过滤和除菌之类的工序,至于说人力,这年头人力值几个钱?
    所以说了,这个世界和他映像里的三国完不同。且不说沼气灶和自来水,就连玻璃和玻璃镜子都有。生活科技已经超越这个时代的水平,想靠科学发明赚钱……很有难度!
    “三个水缸……不愧是饭馆,用水多水缸准备得也多!”王庸花了一个时辰,往返坊间和饭馆之间,才把三个水缸都给打满,期间还顺便给作物浇了水。
    之后用边角料,以及收购的猪草,喂养后院里面的鸡鸭和两只阉猪,做完这一切,早已是晚上八点多。考虑到明天六点起来,王庸也不怠慢,简单洗漱一番,便开始休息。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只听到一阵鸡鸣,王庸顿时清醒过来。这一个月,他已经习惯鸡鸣起床,只是今天为什么会那么困倦?
    随即反应过来,外面似乎还是黑漆漆的夜晚,顿时一惊。半夜鸡叫,绝对不是好事!要么就是家里进了黄鼠狼,要么就是进贼了!于是拿起床边的木棍,直接小心翼翼的下楼查看。来到后院,却是看到鸡舍附近,一个身影手里提着一只鸡,就要转身离开。
    “呔,兀那贼人,把鸡留下来!”王庸当即冲了过去,高呼起来。
    “糟糕,快跑!”来人一惊,顿时转身就跑。
    王庸见状,也顾不得那么多,直接扑了过去,将其扑倒在地,正要质问几句,却不想手里传来的感觉,却不太一样……似乎双手传递过来,一个微微的柔软感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