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帝神通鉴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5章 凶宅
    大宅门前野草没膝,一头发黑的石狮子倒栽在泥里,显然荒废多时,毫无人迹。
    侍卫们拿着大环刀劈开条小道,风吹来,嘎吱,半扇被蛀坏的门轰然倒地,烟尘飞溅之下,让一群腥风血雨里来去的汉子汗毛倒竖,弓着背脊,横刀戒备。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被那李三影响,竟真觉这宅子阴惨惨的,凄凄惶惶。
    姜微从门庭望进去,昏暗空洞的大堂仿佛凶兽腥臭危险的口,他极少有这样的直觉,当下不安,“殿下,我们不如换个地方?”
    “怕了?”湛长风道,“那人确实没有说错,这里死过很多人。”
    “当真是凶宅?”姜微忙说,“不如等调查一番再作打算,鬼神之事,宁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,万一伤了您可如何是好。”
    “凶之一说,在天地人。”湛长风指向四周山峦,“它的位置本是极好的,四方宅院被四方山峦拱卫,坐方正享方正,聚运藏气,福泽绵远,只可惜...”
    她抬头望向破败宅院中冲天而起.异常繁盛的槐树,“中央有木,便成了困,何况还是喜阴的槐树。”
    姜微尊鬼神,却也不信鬼神,对风水之事嗤之以鼻,但太子说的话,怎叫人反驳,当然得顺着了,“竟是这棵树惹得祸,我立刻去砍了它。.
    “不用了,”湛长风微阖眼,“记得刚刚路过的河道吧,弯处正对大宅,如张弓之箭欲射,这是风水里最忌讳的反弓,反弓加困局,怎不家破人亡。”
    “那便把树砍了,把河填了!”姜微掷地有声,马上就要动起手来。
    “天地人,风水只是其一,若你问问那十六户人究竟是怎么死的,什么时候死的,便会知道是第一户人家的女婿一夜间杀了家一百二十人。”
    “这一百二十人的怨气不消,久滞于世,才祸害了后来搬进来的人。”
    “还有这种事?”姜微不知该惊讶那女婿的丧心病狂,还是感叹殿下的神通广大,“您知道的真多。”
    知道的多么?
    她也是听长须老道说起过这个地方。
    想起长须老道,她约莫有点恍然。
    长须老道除了教她剑术道经外,时不时说起奇闻异事,也有意无意地露出些类似“化外”.“方寸”的词,只要细一想,就会发现他是属于神玄世界的人。
    湛长风也明白长须老道其实一直在引导她出世。
    只是为什么要出世,出世做什么。
    她不愿稀里糊涂就走上一条未知的道,便一直装睡。.p>    姜微挠挠头,“殿下,您还是没说为什么不能砍树填河。”
    “因为那累年的怨鬼被镇压在槐树之中,树一砍,必破局。”这个封印还是长须老道下的。
    姜微张了张嘴,实在憋不住了,直言,“殿下,您究竟想做什么?”
    他不知道为什么要来益州,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副打扮,如今来这凶宅又是干什么。
    湛长风的决定在他看来毫无逻辑可言。
    质疑上位者的决策可是大忌,姜微问完就后悔,但是如今的太子似乎不像在皇宫里那样高高在上,说一不二,竟没有生气,而是回答了。
    湛长风一摆袖子,走进大宅,“孤要造一个神出来。”为了这碍眼的世道。
    她会找龙甲神章,却不会将抵抗国难的希望寄托在什么龙甲神章上。
    比起信人信事,她始终更信自己。
    这天下的灾乱由殷朝而起,那就由她把控进程,直到结束。
    不是说君权神授么,她就来当那个神。
    益州城的八卦热潮爆发了,连巷子里的老妇都知道郊外那座凶宅里住进了人。
    一时间不少赌坊开了大盘,赌他们生的赔率高达1比10却没有人下注,赌的都是死几人。
    李三将自己的身家都压上了赌桌,然后兴冲冲地去找黄大仙。
    黄大仙正在城北街上摆摊,隔壁花楼里丝竹弹唱娇笑连连,暧昧的灯火露出窗缝映着他的破幡子。
    幡子上写着“测运算卦”。
    “大仙,有大买卖来了!”李三与他咬耳朵,听得他耳根痒,一把将人推开,连连摆手,“不行不行。”
    李三怒其不争,“你可真是个榆木脑袋,我知晓你是有点本事在的,纵使不能直抗那诡异的大宅,等人逃出来施施法驱驱邪总行的吧,瞧那伙人的穿戴,指缝里露出些就够我们下半辈子无忧了,你不是一直想将你家小玉赎出来嘛!”
    黄大仙望了眼花楼,缩在破幡后摇头,“你错了,几年前有人将宅子里的恶鬼封了,住进去人也出不了事。”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李三揪着他的衣服大吼,声也破了。
    黄大仙怜悯:“你该不会将银钱都压了吧。”
    何止是银钱,他连地契都压了!
    李三压的是死三,1比2的赔率,比什么死.活一个,倍率高不少。
    他想得极好,这边先压着,那边再做点手脚,让黄大仙看顾宅子,关键时刻出来救人。
    将死亡人数止于三,就算出了什么意外,不能如此精准,那也没关系,只要救了大老爷,拿到酬劳,他那合计起来也没超过一百两的身价算什么。
    结果……李三气得想砸东西,“黄大仙啊黄大仙你可坑死我了。”
    “关我何事,又不是我让你压的。”黄大仙出了个主意:“赌他们平安无事的赔率应该很高,你再去下注不就成了。”
    “啊呸,老子哪来的钱!”李三瞪向黄大仙,“老哥……”
    黄大仙拂尘一扬,坐得庄严,“钱财乃身外之物,贫道不需要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呸。
    李三心中狂叫了一阵,却也知道这黄大仙虽有本事,手里是没钱的,要不然也不用天天守在这花楼门口,不能将人赎出来。
    他也攒不起钱,说是什么窥天机者凶,必取孤夭穷,他领的就是一穷字。
    李三平时浑了点,但有义气在,尤其是对救过他命的黄大仙,此时看他眼中隐忍的悲伤,也忍不住叹气,“老哥,你这样何时才能攒到一千金啊。”
    黄大仙沉默良久,眼中映着花楼的灯火,“那些人能付得起一千金?”
    李三眼一亮,知道有戏,拍着大腿激动道:“何止是一千金,两千金也有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