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帝神通鉴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1章 危亡
    大街上马蹄声连绵不绝,吓得百姓们闭门关窗,不敢冒头,这些军老爷要做什么哟。.p>    路门外
    “禀大人,大臣们已到皋门外,驻军已进皇城。”李瑁面色沉沉,“不要阻拦他们,让他们顺利打进来。”
    “是。”
    李瑁咬牙,“找到重华了没有!”
    “还未。”
    “那就快去找,将这皇城挖地三尺也要将他找出来。”
    李瑁欲杀了皇帝太子,拥立李重华,自己挟天子以令诸侯,名正言顺当个摄政王,成为隐帝。计划到此已然停止不了。
    他谋划了九年,算准了皇帝驾崩的日子,偏偏关键时候,李重华不见了。他是不信李重华会死的,定是被老皇帝藏了起来。
    但以防万一,还要一个后备之选。
    这个后备之选就是易裳,若找不到李重华,他便娶了易裳,以皇夫身份监国。
    “快让凌淮之将易裳送进城!”
    皋门外,一些文臣武将带着府兵撞门,冲车如虎狼,宫门震动。
    这边李瑁也在极力攻打路门,一刻没确定老皇帝死活,他一刻不安心。
    忽然一只鸽子落到地上,李瑁抓起来,取下纸条,瞳孔紧缩,活着,老皇帝还活着?
    那么大的剂量明明是必死无疑!
    李瑁大惊失色,若老皇帝当着百官的面要保易湛怎么办,“将他们拦住!别让他们进来!”
    “给我埋炸药,炸开这破门!”
    “火箭,准备!”
    李瑁准备得充分,一个个炸药包叠上去,轰隆轰隆,将皇宫内外震得心神颤抖。.p>    老皇帝面色惨白,问湛长风,“国破,你该如何?”
    “天子守国门,君王死社稷。”湛长风无惧无畏,“一条命罢了。”
    “畜生!”老皇帝甩了她一巴掌,双目赤红,“我培养你那么多年,你就要这样死在窃国小人手里吗!”
    “记住,你还不是天子,我才是天子!”老皇帝哆嗦着手,指向外,“快滚,去藏经阁,第九个书架下有一条密道,快滚!”
    “祖父!”湛长风怎可同意,“一个时辰前您已经将皇位传让给我了。”
    “易湛!”老皇帝死死抓着她,眼眶中浑浊的泪水欲坠不坠,“殷朝能亡,但是易家不能亡在你手上,除了太子,你还是易家子孙!”
    “滚!”老皇帝狠狠推了她一把。
    湛长风抿直了嘴唇,眼有挣扎。
    外面喊杀声震耳欲聋。.p>    她双膝下跪,给老皇帝磕了三个头,“孙儿不孝。”
    湛长风最后看了老皇帝一眼,率众而出,“宫中之人都在了?”
    零肆道:“大部分都在偏殿,然夫人不愿来。”
    湛长风拳紧攥,“那便算了,让愿意跟孤出宫的人跟上。”
    事态危机,湛长风召了对她忠心耿耿的禁卫军和暗卫,携宫中妇孺向藏经阁方向撤退。
    陡然万千火雨袭来。
    “隐蔽!”
    十几名武功高超的暗卫,旋身而起,刀剑舞,如墨莲绽放于火光之中,击落箭矢无数。
    禁卫军肉身成墙,挡在湛长风和妇孺之前,“殿下快走!”
    煌煌火光伴着血色映在她的眼底,悲怆愈盛,可悲的是,她不能回头。
    众人抄近道,远了火雨,环境越来越幽静,没有人影,这皇宫悄然呈现出一副破败之相。
    一千多人,临到藏经阁,只剩下三四百。
    湛长风进到藏经阁,找到第九个书架,摸索着机关,忽然感觉到一丝杀气。
    “噗呲”
    刀刃没入肉体。
    湛长风瞥了眼挡在她前面的人,手中剑一甩,将那混在妇孺中刺杀她的人钉在了书架上。
    “你怎么样!”湛长风蹲下身子,蹙眉瞧着替她挡刀的少女。
    刀入心脏,无药可救。
    这天真烂漫的少女眼神迷离,嘴角竟露出一丝笑,“原来你就是太子啊。”
    湛长风想起,她便是那日在梅园遇见的赵氏之女。
    “别说话。”湛长风给她点了几个穴道,让她濒死之际没那么痛苦。
    “殿下,他们追上来了!”零叄叫道,恨恨看向那刺客,定是她在路上留了线索。
    禁卫军们气势如虹,“儿郎们,随我杀,誓不让他们踏进藏经阁一步!”
    湛长风不再浪费时间,找到机拓,整面书架移开去,露出一个洞口。
    藏经阁的门窗上泼上鲜血,未来得及撤离的人心如死灰,一名断后的暗卫扫开其他人,重新按下机拓,地道闭合。随后沉默不语地杀向冲进来的敌人。
    这条密道本就是皇族最后的逃生之路,仅能用一次,待地道闭合上,整座藏经阁就开始摇晃坍塌。
    养心殿
    李瑁踹开殿门,便见老皇帝穿着黑底红纹的帝服,拄着天子剑,站在玉阶之上俯视他。
    那把剑染着血,阶下死着人。有宫妃.有婢女.有侍从。
    没死的都衣冠整洁地站在他身边。
    宫妃端庄高贵,婢女贤淑恭敬,侍从持刀,视死如归。
    “尔等罪人,死不足惜,孤就在九泉之下等着你们!”说罢老皇帝横剑引颈!
    其他宫妃.婢女.侍从皆自尽。
    李瑁心一跳,摘下腰间玉佩打弯了老皇帝手中的剑,剑刃只来得及在他脖子上擦过一条血痕。
    “我是来救驾的啊,陛下。”李瑁擒住老皇帝,废了他的四肢,“快说,李重华在哪里!”
    老皇帝痛得面目扭曲,几欲昏阙,“你你这个奸贼!”
    “我怎会是奸贼,太子加害于你,我来救驾,有何不对。”
    “再说了,您不是还有一位皇孙吗,那可是我的好‘儿子’,我会好好辅佐他的,这天下,还不是姓易吗?”
    老皇帝突然明白了过来,他一直疑惑,殷朝虽然在天灾影响下不大安定,但是泱泱王朝,他还在,下任皇帝还在,忠臣良将还在,信奉庙堂的百姓还在,没道理会彻底灭亡啊。
    老皇帝笑出了眼泪,原来九年前就注定了!
    李云秋啊李云秋,你为什么要偷龙换柱!为什么要送他那么大一个契机!
    “天欲亡我。”老皇帝惨然,“你死心吧,你是不会找到他的。”
    李瑁诡秘而笑,“不要紧,你的女儿还在,我依旧名正言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