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帝神通鉴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8章 雪飞花
    未央宫前庭
    寒光一闪,雪花裂成两半,轻忽曼舞,纷扬飘落。.p>    小少年着玄衣,银带束发,刃身映着她锋利的眉眼,手一动,刃向外,慢悠悠的小碎雪未沾到她的身,陡然一坠,顺着剑势狂舞尖啸。
    一时间剑光临尘,引动风雪相随。
    李重华看直了眼,被总管拽了两下,才失神地绕过前庭,走进廊檐。
    廊下立着一长须老道,穿着洗得浆白的道袍,面容清癯,双眼炯炯有神,一眼看来,仿佛能透过人心,叫一切无所遁形。
    李重华又怯又好奇,离着老人三丈远时,脚步便慢了下来。
    “国师,这是殿下的伴读,李氏的重华公子。”总管恭敬地介绍道。
    没有人知晓长须老道的姓名,也没有人知晓他的来处。
    那年湛长风三岁,昏迷不醒,皇城内外的名医俱都束手无策,他揭了皇榜而来,叫醒了太子,被老皇帝尊为国师。只是时常外出云游,近日才回都。
    总管又对李重华道:“这位是国师,也是教授殿下武功的老师。”
    李重华眼睛亮了,“我能跟您学武么?”
    长须老道但笑不语,李重华有点失望,却仍坚持:“我一定会努力学的,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?”
    “你我无缘无分。”长须老道拢袖而立,笑着拒绝。
    李重华救助似地看向总管,母亲说,有什么事可以找总管解决。
    总管摇摇头,不发一言。
    湛长风收势,剑归鞘,走到长须老道面前。
    长须老道颔首,“善。”
    她向他施了一礼,回寝宫沐浴换衣。出来后见长须老道盘坐于棋坪前,便挥手让宫人退下。
    “师傅去了哪里?”取一白子置于棋坪上。
    “方寸之外。”
    “景致如何?”
    “亦是人间。”
    “那师傅可见过一座山?”湛长风问。
    “山有很多,你问的是哪一座。”
    “只有我看得见的那座。”
    长须老道阖上眼睛,两道飘逸的白眉像是另外一双眼睛,玄妙通透。
    他并没有回答湛长风,湛长风也没有追问。
    “殿下,”下到一半,长须老道叫了她一声。
    “恩?”
    “待你成年,我教你另一半道经如何?”
    “可。”
    湛长风尊重长须老道,不是因为他曾救她于贼子的偃术,也不是因为他授她绝世武学,而是因为他胸有千壑,内藏宇宙,半本道经,让她读懂了命运和人生。.p>    这种改变格局的思想,高于任何权力财富,让她用新的眼界审视自身的存在。
    啪嗒,一子落。
    一老一少下完一局,该云游的继续悠闲,该当太子的继续深沉。
    天幕降,李重华浑身没劲地回到永秀宫。
    那日太子与李云秋不欢而散,只丢下一句:“要来就来。”
    然后李重华便每天被李云秋不到寅时叫醒,让宫人托着他的腋下洗漱穿戴,一路抬到未央宫。
    五更天开始和护卫侍从守在太清殿外等早朝结束。
    有时候没半个时辰就下朝了,有时候却要等到午时,若上午结束不了,用完膳还得继续。
    下了朝,便有军政大家教太子学问,老皇帝也时不时过来指点一二。
    李重华听不懂,一个伴读也不容他询问。
    若他只是臣子,侍奉一旁便可,但现在他知道自己是皇孙,且李云秋一直激励他去学,去跟上湛长风的步伐。
    如此一来,这种听不懂就显得很可悲,内心的焦躁几乎抹平了他的笑容。
    “我要学武!”李重华见到李云秋的第一句话便是如此,有些赌气成分。
    但更多的是羡慕。
    太子舞剑时那种唯我独尊.尽在掌控的气势比任何时候都来得直观,他也想像她一样面对各种问题游刃有余,也想像她那样自信强大。
    “凡事要脚踏实地,你现在连功课都做不完,还要去学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么?”李云秋道。
    这句话可能触到了李重华的敏感点,连日积压的情绪在这刻被引爆,“我不要当伴读,我不要学,你为什么要拿我和她比啊,我比不过还不行么!”
    李重华泪涕横流,“为什么明明都是皇孙,她能名正言顺地当太子,我要当牛做马,为什么她能站在皇祖父身边,我连相认都不可以!”
    一连几日的折腾打击,他已然承受不住了。
    李云秋没想到他会这般难受,原是想磨炼他,却适得其反。
    不由心疼,“是我考虑不周。”
    她希望李重华得到湛长风的信任支持,到时两人自然而然转变身份,不会出现太大纰漏。
    不过现在看来,因着顾虑到湛长风的处境,她的计划有几分优柔了。
    湛长风的光芒太甚,如果李重华没有一定自我认识,恐怕会乖乖当她的臣子,升不起反抗心思。
    而且没有皇帝的亲授,他就算当了天子,也是差湛长风一大截。
    此时最好的选择,是尽快将真相告诉皇帝,恢复李重华正统的身份。
    李云秋在做下这个决定时,对女儿升起一丝内疚,当真是命运弄人。
    未央宫
    总管给湛长风续了茶,“殿下,今日我瞧重华公子脸色苍白,怕是生病了,不如让他休息几天?”
    湛长风看着公文,头也不抬,“愚蠢,四书五经还没认遍的小孩不好好学习,整日跟着孤做什么,简直是嫌他毁得不够快。”
    “那也不是他想要这么做的啊。”
    “孤也不是说他愚蠢。”
    不是说他的话,还能说谁?
    总管替夫人擦了把冷汗,心中却是认同湛长风的评价。
    若两人水平相当倒还好,但是李重华和湛长风差得太远了,你要一个刚刚会吟两三辞赋的人越好几个等级去谈论军政家国,这不是荒唐么。
    “殿下让重华公子上午不用过来,便是给他自由时间学习么?”总管忽然明悟,但又替她不值,“殿下为何不向夫人解释清楚...”
    烛火映在她的脸颊上,却照不进她的眼睛,那里是深渊和危崖,是迷途。
    “人心偏了,解释有何用。”
    总管听到心下坠的声音,手指颤抖,一声殿下卡在喉咙里。真的不值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