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帝神通鉴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7章 偏差
    李云秋望着李重华的目光掺杂了愧疚.担忧,柔声解释,“你与湛本是双生,只是你出生之时气息奄奄,不能成活,加之当时局势相胁,易家必须有一位继承人,所以...”
    所以留下了健康的湛长风,瞒下了李重华的存在。.p>    毕竟双生子是一件晦气的事,为了未来皇帝的履历,李重华没必要存在。
    但她也是惊喜交加,不管他前几年多么体弱多病,如今到底好生生地站在她面前,精神得很。
    李重华并不笨,意识到自己是被舍弃的,他有点怨恨,“那为什么直到现在才认我。”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他更加难受,若不是李瑁揭开真相,她是不是根本不会认他。
    也对,太子那么优秀,与其相比,自己有什么值得重视的。
    小孩子的心思都写在脸上,李云秋叹气,心中复杂,“并非不认你,而是没到认你的时候。”
    “你知道有多少人要杀太子么,你和太子不能同时出事,否则,殷朝就彻底完了。”
    李重华似懂非懂。
    李瑁倒是明了其中意思,“你的母妃是为你的安着想,给易家留条血脉。”
    他又问李云秋,“但是你不打算告诉陛下他还有一个孙子么,若陛下和太子同时有个好歹,怎么证明重儿的身份?”
    李云秋信任这个哥哥,当初才将李重华交给他,但湛长风是女孩这件事,只有她和一直照顾湛长风起居的总管知道。.p>    总说人心易变。
    李瑁揭开李重华身份一事,在她看来有故意之嫌。
    李云秋清楚地知道他想干一番大事业,可惜安国公府从上两代开始就被皇帝渐渐收回了兵权,到如今只顶着一个爵位罢了。
    比起疏远的太子侄儿,怎有自己带大的“儿子”亲厚。
    李云秋多少猜到他的心思,却也没有点破,“我会找机会和陛下说的。”
    只是李云秋心中的顾虑,无人知晓。
    若仅仅是多出一名皇孙,倒不是大事,毕竟如今的太子地位无可动摇。
    但如果老皇帝知道他竭力培养的太子是女孩,这个新出来的孙子才是唯一皇孙呢?
    然重华终究是真正的太子,这点无法隐瞒。
    李云秋打算让他在成年之前跟着湛长风多学多看,等他做出些成绩,再告诉陛下他的身份。
    而李云秋安排他当湛长风的伴读,一则想两人更加亲密,等以后两人纠正了身份,不至于手足相残。她更希望到时湛长风能辅佐他。
    二则,湛长风作为明面上的太子,能帮他挡住刺杀诘难种种危险。
    三则,有湛长风珠玉在前,现在还是一个孩子的李重华恐怕难以得到陛下的欢心,所以至少要等他成熟点,这对他也是一个磨炼。
    四则,作为伴读,他也能体验到皇帝对储君的系统培养,这对他的未来是好事。
    “你要记住,你是皇孙,天下有你的一半,但是你现在还不能让人知道你的身份,因为你是易家的底牌。”李云秋对李重华道。
    李重华听着有点刺激,原来自己和那两人一样,而且以后的某一天,也能成为那样的人!
    揭过了这一段,李云秋想起他哭泣的原因,“太子为什么不让你当伴读?”
    李重华呐呐,转眼想起自己是太子的哥哥/弟弟,顿觉没什么好怕的了。
    “我早晨起得迟了先,便叫人嫌弃了,让我上午不用过去。”
    上午不用过去?
    那怎么行。
    太子的军政学习和皇帝亲授的学问都集中在上午,下午只是练练骑射去去孺子阁,若上午不用过去,李重华学什么。
    “我亲自与太子说。”
    李重华放开了胆子,嘟囔道,“上午不去挺好的,反正我也听不懂。”
    而且起得太早,天都没亮呢。
    茶盏重重撂在案面上,李云秋严厉道:“不懂也得懂,你必须做得比她更好。”
    李重华吓了一跳,不敢说话。
    藏经阁
    湛长风随手从书架上抽了几本古籍来看,却坐立不安,来回踱步,最后还是丢下了书,上梯进密室。
    不管如何,她想知道更多。
    密室里记载的事十分纷杂,有关于历史真相的,有关乎神玄奇异的,也有某些帝王的心得传记。
    湛长风一本本翻阅过去,其中有一本竟是殷朝开国皇帝的手札。
    里面记述的却是一名叫巫行山的人。
    巫行山在历史上是一代名将,辅佐开国皇帝统一了神州大地。
    在开国皇帝的手札中,详细地记录了君臣的相遇相知相随,也记录了两人在对百姓的态度上发生分歧,导致巫行山在开国之筵上挂冠而去,从此不见踪迹。
    开国皇帝不觉得自己有错,只有将百姓愚化,才更利于统治。但他的字里行间也满是对巫行山离开的痛惜。
    此外,湛长风发现在开国皇帝的记述中,巫行山十分神秘强大,不是普通人。
    在手札的最后,开国皇帝道:巫乃异人,献龙甲神章,助我成龙,后世之辈欲亡殷,吾之继者可寻之以抗国难。
    寻什么,如何寻?
    湛长风又将手札翻了几遍,忽然指尖一顿。
    出藏经阁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,总管上前道:“殿下,夫人请您去用晚膳。”
    湛长风惊讶,“十天来请两次,有点频繁啊。”
    总管也不知她是受宠若惊还是讽刺,只得讪笑,“殿下哪里的话,夫人自是想念您的。”
    他飞快地瞄了她一眼,心惊胆战地给李重华刷好感,“李公子也要向您赔罪,您是不知道,李公子以为您嫌弃他,吓得都哭了。”
    湛长风莫名,“哭什么?”
    总管没有过多解释,省得惹她厌烦,意思传到就可以了。
    湛长风到了永秀宫,首先瞧了眼李重华,眼含笑.眉梢得意,哪里像是哭过的。
    恩,还敢直视她了。
    这是一场鸿门宴,湛长风坐在席位上,漫不经心地想道。
    湛长风挡开了宫人夹过来的菜肴,声音平淡。
    “作为伴读,他原该寅时便在我殿前等候待命,迟到不说,还学会告状了,恩?”
    李重华知道自己身份后,看见湛长风第一眼,便仔仔细细地打量了自己这个兄弟,有些失望地发现,自己与她没有相像的。
    单就容貌来说,自己清秀柔和,太子则俊俏夺目,即使不做什么表情,也有种高高在上的侵略性。
    此时她细长的眼尾一挑,伴随着极具威重的单音觑过来,更是吓得李重华僵住了拿玉箸的手,一时间因着自己的身份而擢升的自信被敲得七零八落。
    李云秋注意到他的心态变化,怎容湛长风做大,语气冷了一分,“作为太子,当心胸宽博,他只犯了一次错,就不饶人么?”
    “母妃,你在想什么。”湛长风态度也冷淡下来,“孤的决定不会改变。”
    “天色晚了,母妃早些休息罢。”
    湛长风不欲和她争吵,立起,离席。
    “你给我站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