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帝神通鉴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5章 五千年
    “时隔一年,皇姑还是回来了。”湛长风走出经纶殿,雪粒刮在脸上,有点疼。
    总管以为她是想念皇姑,欢喜地道:“是啊,还有两月就到了,恰逢年节。”
    湛长风轻笑了声,若梅一池在此,便会发现她笑里的苍凉与易裳有几分相似,只不过后者是为了注定颠沛的国运家运,前者在嘲笑一个时代。
    “我可能承受不了密室里的真相。”湛长风觉得自己最近的情绪不太对,九岁的身体好像有了九十岁的心。
    她确实早慧,这种聪慧表现在她几乎妖孽的学习能力.理解能力。
    老皇帝欣喜于此,又迫于实况,不断给她加压,试图让她在短时间内成为一名合格的君主。
    寻常太子只需听皇帝的话.学习皇帝,顺带和兄弟臣属勾心斗角。
    但是老皇帝完当她是君主,教给她的思维模式从来是凌驾在众生之上的。
    这种思维模式需要强大的理智和能力,将自己脱离于人群之外,然后去操控人群,造就一个合理的朝代。
    有这种思维模式的天子,无疑是最强大的。
    但除了天生帝王外,任何人在成为皇帝的过程中,必然要经过千种万种常人不能理解的痛苦,还有命运的恶意玩弄。
    老皇帝年轻时也有掌江山笑风云的伟大抱负,比不得湛长风,那时的他一边需要给昏庸的先帝收拾烂摊子,一边还得面对一表三千里的各种皇亲国戚的虎视眈眈。
    谁谁上数十几代是易家皇帝的后裔。.p>    谁谁祖上是易家皇帝的亲戚。
    给自己封个皇叔皇弟,就敢扯大旗清君侧。
    老皇帝在各种“不得不”.“必须”.“一定”中,纠结反侧,最终摒弃掉喜.怒.哀.惧.爱.恶.欲等等拖累自己决策的感情,埋葬了生.死.耳.目.口.鼻种种影响心智的欲望,踏着累累白骨坐稳了帝位。
    当皇帝就要然理智,这样才能毫无负担地分裂出两幅面孔。
    一边和大臣们谈笑风生,一边杯酒释兵权。
    一边和妃子谈情说爱,一边下令灭她的家族。
    一边赈灾救济,一边威胁附属小国进贡。
    一边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一边伏尸百万里。
    那十年里,老皇帝成了殷朝历史上数一数二的明君,易家天下在他的治理下慢慢恢复强盛。
    然后……老皇帝膨胀了。
    老皇帝认为这天下没他成不了的事!
    他非但要恢复殷朝的治理,还要超越开国皇帝成为千古一帝。
    于是,他踏进了密室。
    密室在殷朝历代天子的口耳传承里被列为禁地。
    简单地说就是,别进去没事找事,除非你觉得自己有大毅力大魄力。
    老皇帝一惊,这不是我么!
    他毅然决然地进去了。
    老皇帝拿起的第一本书是《列王纪》。
    他不以为意,殷朝的皇族人物传,谁有他熟悉。.p>    但是翻开的第一个人物,他不认识。
    第二个人物,他还是不认识。
    第三个……
    他认真看了下简介,这里面的人物年岁竟追溯到三千年前!
    老皇帝入神了,忽略了时间,沉浸在那不为人知的时代里。
    这是与世面上流传的,完不同的历史。
    他看到一个被称为闽王的人掀起了启蒙运动。
    他看到一个叫凤王的人建立了共和社会。
    他看到“星际”.“界域”等等陌生的字词。
    他看到了一段从蒙昧到清醒的人类进程。
    然后这个进程在通向星际的时候,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,五千年科学文明陡然覆灭,不到几万的幸存者再次回到茹毛饮血的时代。
    那时的统治者为了人口,大肆提倡繁衍,从此女子活在了床上。
    为了集权,腐蚀思想,物化个人,重立封建。
    经过数千年的更替,历史早已面目非。
    易家成了仅存的知道部历史的家族。
    由于社会体系的不同,老皇帝除了对这段历史感到震撼外,心里没有多大动荡。
    因为现在的天下是他的。
    因为现在是他掌控着历史走向。
    所以他放下了书。
    但是他做错了一件事,他本该走出密室,再也不进来。
    事实上,他又拿起了另一本书。
    这本书刻在石片上,用的是一种失传很久的文字。
    古老得分不清它的年代。
    命运就此开了个玩笑。
    老皇帝不认识这种文字还好,但偏偏,他幼年师从隐世高人,恰巧学了这种文字。
    然后造成了他混沌无望的后半生。
    这是一本预言书。
    前后八千年。
    里面预言了前一本书里发生的各种事件,甚至还预言了那个文明会被一道天外之光粉碎所有地表生物.建筑,只有少数地方得以幸免。
    老皇帝还清楚地看到殷朝会在八百年的时候结束,末代皇帝承明。
    承明是他的年号。
    这不可能!
    老皇帝不认为殷朝在他的治理下会灭亡!
    可有时候,国家的兴灭和天子无关。
    他兢兢业业,为天下鞠躬尽瘁,然而止不住贪官污吏,止不住持续不断的天灾人祸!
    不管他如何力挽狂澜,神州大地还是陷入了混乱。
    老皇帝仿佛看到了一步步走近的命运。
    如果已经注定,他能怎么办?
    老皇帝精疲力尽,低下了高贵的头颅。从此饮酒作画,寄情山水,当作最后的放纵。
    直到湛长风出生的那一夜,他梦见日月凌空.水涨潮升,盛大的光芒灼烧了天地,道音缭绕。
    这是什么,是易家天下的希望啊。
    老皇帝终究是不甘命运的,于是拼了命将砍碎既定未来的刀剑交给湛长风。
    湛长风成长地极快,说不定过几年就能接过他的担子,但是湛长风打开了密室。
    她的目光从来都是凌驾于世的,所以看待这一段被摆布.被操控的历史,除了可以学习借鉴外并没有多大情绪,比老皇帝还镇静。
    但是她犯了个和老皇帝一样的错误,她又拿起了一本书。
    这本书叫浮生手札。
    手札主人自称高山居士,上面记录着他的一些见闻。
    这些见闻在凡人看来实在匪夷所思.惊世骇俗。
    其中有一段,便说:某路过神州,逢遮天剑尊和羲阳法尊比斗,余势之凶残,顷刻覆灭一界生灵。两位尊者叹之,挥手间,再生山川河府,供幸存生灵喘息。
    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纠结,叫做知道得太多。
    有一种痛苦,叫做知道得太多,还没有能力改变。
    湛长风可以接受那覆灭的历史,也可以理解千年来,各朝各代统治者对民众的操控隐瞒。
    但是她无法释怀人类积年累月的演化历程,能一瞬间被什么剑尊法尊化为乌有。
    “你说,天上到底有什么?”
    湛长风没有得到回应,有点气闷,“易长生,你为什么还不醒。”
    想狠狠掐她一把,最后还是舍不得,改成了拥抱。
    额抵着额,她安心下来,纷杂的思绪也慢慢沉淀,暂时放在了一旁,精神难得放松。